我的俄罗斯试管婴儿单身代孕过程

  由于此刻父爱爆棚的我对于整个过程中一个个惊喜和幸福瞬间的感怀,我决定写点东西记录一下我这个“喜当爹”的快乐历程。
 
  其实大致的心路历程不算特别。从大学毕业开始的我,习惯了忙碌在工作当中,一直以来以为自己并不喜欢孩子,尤其是害怕噪音的自己数次在公共场合比如封闭的机舱里被哭闹的孩子吵得烦不胜烦的时候,一度我认为,我应该不会是一个想要孩子的人。再加之数段感情里大起大落的以分手告终,对于婚姻不抱希望的我,自然也曾经以为孩子是我遥不可及的事物。直到有一天,我抱着朋友的孩子,看着小朋友在我怀里咿咿呀呀地各种卖萌,我突然发现,其实我很喜欢小朋友,朋友们也说他们的孩子都很喜欢跟我在一起玩,我也突然感受到对于小朋友的期待,于是决定,我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但是传统意义上为了生孩子而结婚的做法,我却一直没法接受,也许是感情上有洁癖吧,我认为爱情与婚姻并不是同一个概念,我可以继续等待自己想要的感情,但是无论如何,我清楚地确定了,我想要个孩子。
 
  代孕这个概念像是救命稻草一样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于是开始各种收集信息,寻找合适的途径。老实讲,从事法律工作这么多年,对于所有不合法的事情我骨子里是抗拒的,尤其是在代孕行为并不受法律保护的国内,各种代孕方与孩子父母方最终因为孩子产生的纠纷实在令人瞠目结舌。哪怕依然有一些成功的例子,但是我拒绝任何可能的风险,我希望我的孩子带着所有合法的手续出生,我希望我的孩子从来到这个世界伊始就风平浪静安安全全。我为此拜访过美国加州的机构,也尝试着联系过不同机构。最终,我选择了T T。选择的过程很复杂,也经历了比较长的事件,但总体来说,考虑点无非就是这样几个,一是要完全合法,孩子的身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和纠纷,二是既往的成功案例,有经验的机构肯定对孩子的降生更有保证,三是医院的医疗水平,以及luan子库和代母人选的丰富可选择性,保证孩子优生优育,四是合理的价格,相比美国那些惊为天人且代孕方保障义务仍然十分低的收费标准,法律完善、经验丰富、血统纯净的俄罗斯成为了最终的选择。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赞成有认所生成的,把孩子当成了一件产品来制造的说法。事实上,作为一个新生生命,作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孩子的健康与安全必然是为人父母的首要关注,已经选择未婚生子,那么对于孩子的基因,在可选的情况下,当然要选择自己认为最好的。比如我,我选择的luan子提供者就是纯血的俄罗斯人,而对于一个时常出现在自己的想象中和梦里的混血宝宝,我当然带着更大的期望和动力去获得。不同于自然受孕,既然选择了科学技术的辅助,我当然可以选择按照自己的愿望和喜好去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而只要给与同等的关爱,孩子自然也一样能够成为幸福的孩子。
 
  一切都确定了以后,与顾问有过深入的交谈,也更加了解第三代人工生殖技术。相比自然受孕,人工技术的介入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更好地保证孩子的健康。之后再根据俄罗斯方面提供的luan子捐献人员的资料挑选自己想要的孩子的基因——请原谅我用这样的表达方式,但是在没有任何情感基础的情况下,这个挑选过程,本质上就是在挑选自己孩子另一半的基因特点,这样说挺无情,但是也很现实,我选择面对显示。中间还有个小插曲,除了收集到的各种资料以外,我个人比较介意孩子母亲的基因里是否有谢顶的遗传,而我的母亲,也就是孩子的奶奶则十分介意O型腿(虽然这好像不是基因问题)。为此,我们的顾问还专门要求俄罗斯的机构去确定了这两个问题,起码确定了孩子的生物学上的外公不是谢顶,家族里也没有O型腿。
 
  然后就是安排行程前往俄罗斯。巧之又巧的是,刚好那段时间我要去以色列公干一周,于是顺路拐到了圣彼得堡,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亲自拜访了捐卵者,一个俄罗斯大美女。(能够直接见到本人这点是很让人意外的,也是很大的惊喜)。简单的交谈后,友好告别。之后就是在生殖医院办理手续,提取血样,并且留下种子(请允许我用这样比较含蓄的说法)。这个过程中有几点十分印象深刻。首先是生殖医院里人满为患,竟然要排队。而里面的客户除了少数的中国人以外,绝大部分是俄罗斯本地人,这也充分验证了俄罗斯代孕全境合法而且受到了国家的鼓励(打底就是众所周知的生育率低的问题导致的吧),其次是机构指定了一个中国人全称陪伴作为生活翻译,还有一个俄罗斯妹子,操着流利的中文作为专门的医疗翻译。整个过程十分有序和顺利,波澜不惊。签了一大堆的法律文件,医疗翻译会逐一解释每一份法律文件的用途和意义,其中包括了冷冻胚胎,最终剩余胚胎的处理,代孕等等一系列各个环节的法律文件。之后,就是告别俄罗斯,回家等待消息。
 
  一个月过后,传来消息,胚胎合成全部完成,然后是筛查,然后是出报告。首批过筛的八个胚胎里,最终确定了其中五个为高质量等级的胚胎,四男1女。我的顾问笑称我是生儿子的命,那个感觉很幸福也很无奈,殊不知其实我也十分喜欢女儿,也许是本能力对于上一世的小情人的期待吧。
 
  接下来是挑选代母。其实这个过程并不烧脑,因为代母和孩子本身没有基因关联,所以唯一的标准就是身体强健。代母人选确定以后,就是胚胎移植。又是一轮忐忑不安的等待,直到收到医院的报告,孩子顺利着床,又过了几周,正式检测到胎心。至此,我的孩子其实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整安静地在代母的肚子里,等待着成长完成后来到我的怀抱。需要一提的是,我做出的选择是同时移植了一男一女两个胚胎,最终着床的是我儿子,我的宝贝女儿,可能你和爸爸的缘分还没到,注定了要做我的二娃吧。其实当双胞胎的梦想破灭时,有点失落的,但是想想,也许是因为两个胚胎等级上的差别吧,加之本身双胎着床的比例就只有50%左右,这也算是缘分,毕竟是自己做的决定,所以也没什么好不甘的。于是开始满心欢喜的等待儿子的降生。
  整个过程,我时常会受到俄罗斯方面发来的产检报告,还有3D的B超照片,看着那个一点点成型,直到能看清无关的小人儿,其实那个时候就感觉心已经化了。
 
  孩子预产期前一个月,按照顾问的建议,我和孩子的奶奶安排好了行程,订好了去圣彼得堡的机票。这里不得不说,现在的科学技术,已经可以把孩子的降生事件预测的十分准确了。孩子的预产期是六月八号,但是医院建议我们六月五号之前要到。我们六月四号晚上降落在圣彼得堡,本以为还要等待一两天,结果六月五号中午就被通知分娩过程已经开始发动了。下午两点四十五分,我们赶到医院,三点整,我的儿子就出生了!工作人员七嘴八舌地调侃着我,说是我的儿子肯定是个贴心的,一点都不愿意让爸爸多等,我傻兮兮地笑着,真的是傻兮兮在笑,不知道为什么笑,只是觉得眼睛都有点湿湿的。直到再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护士把一个体检完毕清洗干净的包在襁褓里的小人儿放在我怀里的时候,好不夸张的讲,那一刻我还是双手冰凉两腿发软的,因为兴奋,因为感动,也因为不知所措。俄罗斯当地的育婴师也是在我们到达俄罗斯之前机构已经帮忙找好的,一个看起来就十分吻合爱心满满的姑娘,站在一旁温和地笑着,看着我的手足无措,然后轻轻地把孩子接过去放在婴儿床里。我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去卫生间好好洗了个手,然后第一次轻轻地摸了摸孩子的销量。然后握着那张写着“51公分,3.2公斤”的出生牌,笑得像个傻子。
 
  按照流程,孩子要在医院里带四到五天,要完成全面体检,然后才会交给我们待会住处。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医疗顾问,医疗翻译,还有俄罗斯的律师也已经到场了,抽血取样,签订法律文书,为接下来的亲子鉴定和后续法律程序做好所有的准备。
 
  四天之后,孩子顺利回家啦,我亲自把孩子和保姆接回了家。开始了初为奶爸的人生体验。这里真的要感谢保姆,很耐心,也很柔和,把孩子照顾得很好,还手把手地教我怎么抱孩子,怎么喂奶拍嗝换尿布,还有怎么给孩子洗澡。
 
  这个过程,在俄罗斯需要停留一个月,因为有一堆的法律手续要办,包括在俄罗斯的法院裁定流程(因为我的单身父亲,所以孩子的最终权益要经过法院的判决),根据医院的证明和亲子鉴定,孩子会被正式判决为我的孩子。然后根据这一判决,才能够去俄罗斯的新生儿注册机构获得孩子的出生证,这是一张特别的出生证,上面孩子母亲一栏是没有信息的,只有我作为孩子的父亲被等级在册。有了出生证以后,所有孩子的资料都会被交到我国驻圣彼得堡的总领馆,为孩子申请旅行证件回国。印象深刻的是,在总领馆最终带着孩子去面试的时候,那个满脸笑容和蔼可亲的总领事,笑眯眯地看完我的所有资料,然后歪着头跟我说:“要么,我验个货?”,我大手一挥把儿子塞到他面前,骄傲地说“验吧验吧”,人家看完直接来了个句,“嗯嗯,就是你儿子了”。严肃的办事流程里,这种淡淡的轻松氛围,让人很舒服,很快乐。仿佛所有人都在分享着我初为人父的傲娇与幸福。
 
  这一些列整个过程,需要一个月的事件,没有捷径可以走,只能按部就班的完成。而我是幸运的,再次印证了工作人员的说法——我这个儿子是贴心的天使宝宝。从降落在圣彼得堡到起飞离开,整个三十天,一天都没多呆,完全按照我之前定好的往返航班的日期,不需要更改。相比之下,如果过程中碰到什么法定假期导致俄罗斯的国家机构或者中国的总领馆休假不能工作,可能会延误回国的行程而言,我是极度幸运的。带着儿子飞国际航线,因为要转机,几乎二十四小时他都在我怀里的感觉,又累有幸福。至此,儿子在他满月当天回到国内,几乎就在他出生的第一个时间点回到家门。
 
  在俄罗斯的这一个月里,必须得说,机构把我们照顾的很好,生活翻译和医疗翻译还有法律翻译随时都跟在身边,有什么问题都会第一时间帮我们解决。出门办那些手续,以及往返机场,都有专门的车子在楼下等着接送我们;需要去买什么母婴用品生活物品的,生活翻译也都是随叫随到的。一切都很舒心,应该说最大程度上给了我们所有的便利。包括提供给我们的三房一厅的公寓住房也十分舒适,我、奶奶、孩子和保姆各一间房。而我们只需要像游客一样,带着行李去,再带着娃回。整个过程有点梦幻。当然,在异国他乡一呆就是一个月,肯定会有水土不服,但是看着孩子的笑脸,估计也不会有人在乎那些了。

Copyright © 2014-2016 dedecms51.com 泰国试管婴儿 版权所有